暖心!来听听广州这只导盲犬的故事_广东精选_南方网
南方网> 广东精选

暖心!来听听广州这只导盲犬的故事

2019-08-22 10:32 来源:广州日报 王楚涵 杨欣 苏赞

  提到导盲犬,有的人想到温顺听话又聪明专业,有的人则想到大型犬只的“危险”。很多人都忽视的是,无论是“万福”“珍妮”还是“Alan”,它们“真的是导盲犬”。

.

 

  今年6月,广州又一只本土导盲犬,Alan正式上岗,协助及引导视障人士自由行动。而“幸运儿”则是——从广西来到广州的一年多时间里化身手冲咖啡师、投身公益行业的韦琳。

  坐在工作的手冲咖啡快闪店中,韦琳回忆道,不久前自己才成功和52斤重的黄色拉布拉多犬Alan成为搭档,开始了彼此照料的“同居”生活。而Alan靠着韦琳的脚边侧躺,十分安静。

  惊喜和平静之外,虽然才二十多天,这对搭档在不断互相熟络的过程中已遇到不少“滑稽的故事”。对韦琳来说,她和Alan相处的头28天需要进行配合训练,互相磨合。而广州从有第一只导盲犬至今已5年,社会与导盲犬们的“配合训练”至今仍在继续,似乎更为漫长。

  有时人们接纳,有时人们则在考虑更多的疑虑……提到导盲犬,有的人想到温顺听话又聪明专业,有的人则想到大型犬只的“危险”。很多人都忽视的是,无论是“万福”“珍妮”还是“Alan”,它们“真的是导盲犬”。而不了解这三个字背后的故事时,一切的联想和标签都显得“无力”。

  初次见面:申请得看“人品”,“那时我还不知是你”

  “没有了盲杖,又跟Alan不熟,它真的能带我从办公室走到去地铁吗?”韦琳在数年前就申请过导盲犬。而在第一次见Alan时,她还不知道眼前的拉布拉多犬将可能成为自己的导盲犬。韦琳回忆道,“当时导盲犬教练找到我,让我放下盲杖,和Alan试着一起从办公室离开走一段路,说遇到障碍物和楼梯的时候,Alan都会提示我。”

Alan带着韦琳进地铁站

  在Alan来到韦琳身边之前,出门主要靠盲杖。令韦琳感到神奇的是,她放下了盲杖,手握着Alan的导盲鞍,“后来走了十来分钟,全程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也没有摔跤。”即使是用盲杖,韦琳出门也会遇到不太顺利的情况。她举例道,像坑坑洼洼的地方或遇上一些较矮的建筑物都是挑战,但这些情况下,导盲犬能更好地指引。

  只是,走路有默契,不一定就能成为搭档。

  韦琳回忆道,“我申请了导盲犬,导盲犬基地会来了解我的情况,对我的出行能力、走路速度、性格各个方面进行了解,做一个评估,如果有适合的导盲犬,会让我跟狗狗做一个面试,觉得双方匹配才行。”

  Alan来自广州市海珠区赛北斗导盲犬服务发展中心,而该中心的导盲犬导师李苑甄亦介绍:“从申请开始,我会去申请人家里做两三次家访,每次家访大概两个半小时,首先要看他的家人是否都支持,还要看他的个性是否能面对外出时的问题和压力。除此之外,他的体型、走路的速度、住的环境、工作的环境、平时的业余爱好……所有的东西我都要知道。”

  当所有申请人全了解完后,才会确定导盲犬最终的主人是哪一位。在李苑甄看来,“不是每只狗都适合每位视障朋友。虽然这个过程会花费很长时间,但是视障朋友把他的生命交给你,交给你的狗狗,所以我觉得这个过程一丁点的失误都不能有。”

  认定你了:彼此照顾,“多了一个陪伴的好朋友”

  有时,导盲犬也像一面镜子。韦琳有时有这么一种感觉,“比如说,如果你没有接纳自己的视力障碍,但又想出行,压力就会压到导盲犬身上。”导盲犬之于自己,是一个怎样的存在?

  她还记得,刚开始接触Alan的时候,自己并不太被认可——“可能它觉得这个姐姐是谁,为什么要带着她走路?”韦琳回忆道,初次见面的那段时间,也试过一个指令用半小时,但经过两三天相处,韦琳和Alan越来越默契。韦琳对此颇有感触,“我一直觉得Alan很像一个人,不会一下子就完全听你的,但是一旦认定了,就会把你当作全世界的中心”。

  如今,Alan常常静静地趴在韦琳工作的咖啡厅的角落里休息。当有人不经意地提到了Alan的名字时,虽然声音很轻,但也会马上引起Alan的注意。它马上抬起头来,却只是一副询问的眼神看着韦琳,似乎在问:有事么?

  韦琳告诉记者,Alan是个两岁十个月的男生,跟她共同训练了20天左右。“导盲犬的共同训练周期是28天,前14天需要在基地训练,”韦琳解释道,14天后,Alan会回到她生活、工作的地方,现在每天的上下班、出行的时候,Alan都会跟她一起。

  从陌生、磨合,到配合、认可……Alan“管”着韦琳的出行,韦琳也“照料”着这个2岁小毛孩的生活。她说,Alan大概一个月洗一次澡,但每天也都会用湿毛巾给Alan擦身。“在家的时候基本就不用它帮忙,陪伴就是最好的帮忙,还会跟它互动,买一些玩具给他自己玩。”韦琳分享道,“以前在广西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伴儿,家里的宠物狗狗也是像多个小孩子的感觉。但是自从来了广州工作,Alan的到来就像自己又多一个给安全感的好朋友。”

  出行花絮:请相信导盲犬们,它们真的是专业的

  在征得韦琳的同意之后,记者现场直击了Alan带领主人过马路的全程。一出咖啡厅门口,Alan就紧紧贴着韦琳的右侧缓慢行走。不过,没走几步,Alan开了小差,先是带错了方向,把韦琳引到了和十字路口相反的方向,然后在一辆卸货的货车旁又被吸引了注意力,好奇地东张西望,甚至久久站立不动。

  当韦琳细声细语和Alan沟通后,Alan便带着主人往路口走去,一路上再也没有出现状况。在十字路口,它先是带着韦琳停在一边,等韦琳问“可以走了吗”的时候,还停顿了一下,似乎在验证这个时候过马路是否安全,随后才紧紧贴着主人,一步一步地带着韦琳走过了马路。

Alan带着韦琳和另外一位视障朋友晓晓一起过马路

  只是,当走出了家里和办公室,便不再是韦琳和Alan两个人的互相配合。在这刚过去的大半个月相处中,韦琳还记得,有时进了一些公共场所,突然便传来了“尖叫”。“大家看到Alan,第一印象是见到了大狗,害怕。”韦琳半开玩笑道,而Alan比所有人都“冷漠”,“无视那些声音,就安静地工作着。”

  在韦琳的印象中,这个城市在全城寻“万福”中对导盲犬有了了解,但很大程度只是字面上的理解,有的人接纳,有的不接纳。她还记得,“有一次导盲犬和我一起在鹭江上了公交,当时司机拒绝搭载导盲犬,即使出示了证件一样被拒绝。”韦琳至今依旧印象深刻,车上的乘客主动“站了出来”,向司机科普导盲犬是可以上车的。即使最终还是顺利上车,但司机的唠嗑让韦琳感触颇深,“其实我们不是说一定要带只宠物狗上车,而是表示这是导盲犬,它有足够的专业能力保证不打扰到任何人,这是工作犬。”

  有时,不仅是人们意识上的阻碍。韦琳表示,如今坐地铁,光是导盲犬的证件就要出示三个——出生证、驯养证、领养证。而记者走访也发现,若导盲犬三证缺一均难以进入地铁。韦琳对此颇为不解,“出生证的信息就在另外两个证上,导盲犬训练师当时也在一旁解释, ‘我们一直都是通过两个导盲犬的证进出地铁。’”韦琳说,每次都是解释一会,而地铁工作人员也会就实际情况做出调整,让Alan进站。

  三位小伙伴一起在永庆坊的工作之余

  导盲犬这些事

  趣事一:导盲犬过马路不看红绿灯,依旧安全感十足!

  “Alan不会看红绿灯,但它会知道当没有车行驶的时候是可以走的,当我能听到车声的时候它是不会过的,如果红绿灯没有提示音的时候,我也会求助下旁边的人。我会问它,Alan,可以走么?如果它认为可以走的话,它就会往前走,如果它认为太危险的话,它就会停下来” 韦琳的介绍让我们纠正了一个误区。原来,在过马路的时候,导盲犬的判断依据不是红绿灯,人类有三种类型的视锥细胞,可以让我们看到可见光谱中的所有颜色的光。而狗的视网膜上共有两种视锥细胞,它们只能感受到蓝光和红黄光,所以严格来说狗是一个红绿色盲。

  趣事二:“主人在哪我在哪”,连上厕所都要在马桶边陪着!

  让记者很惊讶的是,与一般人想象中不一样的是,导盲犬陪伴主人进公共卫生间的时候,并不是在外面守候,而是要进到洗手间里面,甚至蹲在马桶的旁边,直到主人出来,他才可以跟随主人出来。“其实导盲犬的工作准则是要时刻跟着主人的,而不是像父母带孩子那样,大一点的孩子可以在外面等候。Alan必须时刻跟着我,可以说我在哪里,他就要在哪里”。

  趣事三:“请别怀疑它”,导盲鞍也足以证明Alan“身份”!

 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,不少人其实并不是在公共场所接受不了导盲犬,而是担心导盲犬身份的真假。“即使身上有导盲犬的衣服,但是谁又知道这衣服是真是假?万一是假的导盲犬,吓到孩子和老人怎么办?”韦琳告诉记者,她带Alan外出的时候也遇到过不被理解的情况。“在很多公众场所,即使我们解释说这是导盲犬,是受过训练的,人们也会来问你,这是导盲犬吗?有证吗?其实导盲犬除了身上穿的导盲犬的衣服外,还有导盲犬基地专门制作的导盲鞍,要一千多块,这个只有导盲犬基地才会去做的,假不了,也没有人会愿意花这个成本去造假。只要戴上导盲鞍,Alan就会觉得它是进入工作状态,是一只优秀的导盲犬”。

  视频来源:广州日报

  监制: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主编陈向军

  文字: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王楚涵、杨欣、苏赞

  图片:广州日报全媒体摄影记者苏韵桦

  视频: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苏韵桦、王安蕾、温超荣、实习生沈雨恬

编辑: 李润芳

相关新闻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广告服务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